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衙署文化

心若改变,则态度改变;态度改变,则习惯改变;习惯改变,则人生改变

查看内容

县令的楷模卓茂

2017-10-26 20: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17| 评论: 0|原作者: sunstar8852

      卓茂(?—公元28年),字子康,南阳郡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人,是两汉时期一代名宦,公元2年任密县令,后官至太傅,封褒德侯。卓茂宽仁恭爱,廉政爱民,政绩卓著。

00e93901213fb80ec6afebca34d12f2eb93894b5.jpg

      卓茂是密县历史上很有名气的县令,在南朝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东汉史书《后汉书》中,就有专门为卓茂立的传记。

      卓茂(?—公元28年),字子康,南阳郡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人,是两汉时期一代名宦。他先后担任过丞相府史、黄门侍郎、密县令、京部丞、侍中祭酒、太傅等官职,一路顺风顺水,从衙门小吏,到位列三公。在《辞源》等词典中,我们可以查到“卓鲁”、“茂宰”这两个典故,皆由东汉密县县令卓茂引申而来。卓茂因为宽仁恭爱而名重于世,因为在密县县令的位置上廉政爱民,政绩卓著,从而名垂青史。

      爱民如子,彰显智慧

      拱木环遗寤,空山走部民,循良思旧德,执节表淳臣。

      几杖中兴礼,丹青御座亲,至今传俎豆,长接大隗春。

      这是明代思想家顾炎武途经密县大隗镇赞颂密县第一位县令卓茂时写的诗,名为《题大隗卓茂祠》。

      西汉元帝时,卓茂求学于京师长安,从师博士江翁,学习诗赋、礼仪、经学、历算;他深入钻研,融会贯通,成为博学多闻的学者。据载,他性格宽厚仁慈,乡里亲友都很喜欢他。初被任命为丞相府的史官,在丞相孔光属下任职,被孔光尊为长者。由于卓茂对儒学造诣甚深,被推为侍郎,在黄门任事,成为常侍皇帝左右的近臣,以后为密县令。

      在密任县令期间,卓茂大胆改革,修订法律,并且洁身自好,事迹感人,在密县人的心目中占有重要地位。为了纪念他的功绩,密县人在大隗镇修有卓茂祠,隋朝以后,在新密古城(法桥堡)又修了第二个卓茂祠。明朝时,后人为他建有卓君庙,在旧密县城县治东北。清朝时,又把他移入密县名宦祠,荣享后世尊崇。

      他调入京城离任密县时,老百姓奔走相告,在他启程那一天,聚在道路两旁,泣不成声,依依不舍。《后汉书》对他的事迹有详细记载。

      审“贪污受贿”案

      卓茂因精通儒学而升任为给事黄门侍郎,之后又升迁密县令。在任期间,敦厚忠谨,与人为善,以德育人,视民如子,反对滥用刑罚,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说服人从不大声怒斥,官吏们都十分敬爱他,敢于向他报告实情,从不欺骗他。所以,至今密地一直流传有几则他在密县任县令时的故事。

      卓茂刚刚上任不久,有一百姓状告一亭长“贪污受贿”,接受他送的米肉等物。亭长,是一种官名,秦、汉时在乡村每十里设一亭。亭有亭长,掌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治理民事,多以服兵役已满期之人充任。汉高祖刘邦曾在秦时担任亭长。

      平时,卓茂知道这位亭长是位好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卓茂为弄清楚情况,非常重视,让左右人退避,独自问这位告状的人:“你这次送礼是亭长主动索要呢,还是你主动向他送的?还是平时你们相处得很好,他给了你什么恩惠,你才送呢?”

      这个百姓回答说:“都不是,是我送给他的人情。”

      卓茂又问:“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反过来又要告他呢?”

      这个百姓说:“因为想求他以后对我好一点,才送东西与他。后来,我又听说,官吏不准从老百姓那里收受一点东西,所以才来告他。”

      卓茂耐心地解释说:“你这样讲,就太不明白人情世故,太孤陋寡闻了,人之所以比禽兽高贵,就是因为人人皆有一颗怜悯万物的仁爱之心,知道人与人之间要相互尊重,相互爱戴。同一乡的乡绅士族、寻常百姓尚且互致馈赠,何况官与民呢?这正是人与人的情义呀!当然,当权者切不可以权势凌人,向百姓强夺豪取。人生活在这广宇的世界之中,或者群居一地,或者散居四方,靠什么来使人与人和睦相处、相敬如宾呢?就是靠礼义仁爱呀!你状告的那位亭长是位好官,年终时送他一些东西,这符合圣人所提倡的礼呀!”

      这个百姓又说:“既然如此,那么法律为什么要加以禁止呢?”

      卓茂微微一笑说:“法律上设置大法是用来惩治犯罪的,礼仪上则讲究合乎人之常情。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我用礼仪来开导你,你不会怨恨于我;若用法律来惩治你,恐怕你就接受不了了。在此官衙内,你告发亭长这件事,往小处说,可以判罪,往大处说可以斩首,你暂且回家好好想想吧。”

      等状告之人走后,卓茂又叫来那位亭长告诉他,不可因小失大,不可因一点私得而坏了自己名声。自此,百姓都听从卓茂的教诲,而属吏感怀知遇之恩,更加勤奋工作,上下齐心,把密县治理得非常好。

      智审父子讼案

      一日天近午时,有一位姓张的老汉扭送着儿子来到县衙,状告他的儿子不孝。卓茂在大堂进行询问,得知父子两代都是木匠,家住大隗村。父亲说儿子不守本分,跟着自己学了木匠,却不愿干活,整日在外游荡,家里常常缺米少柴。

      卓茂说:“你们爷俩吃过午饭没有呀?”都回答说没有。于是,卓茂吩咐衙役,给父子俩每人发了一百文钱,说:“天眼看就要晌午了,你们也该吃饭了,先下去吃饭吧,吃过了再来听审。”

      父亲说:“早听说卓老爷是一位仁慈的好官,果不其然。就谢谢大老爷了。”父子俩谢过,下去吃饭去了。

      等到下午,俩人又来到大堂上。卓茂先叫过父亲,问他:“吃过饭了吗?”父亲回答:“谢谢老爷恩赏,已经吃过了。”

      卓茂接着问:“一百文钱用去了多少呀?”回答:“用去八十,还剩下二十文。”“你吃饭吃菜了吗?”“吃了,炒了一盘豆腐,味道不错。”“哦,那你的饭量怎么样呀?”“俺都是老年人了,一碗饭就够了。”

      卓茂说:“豆腐菜并不贵,饭只吃了一碗,那么为何用去了八十文钱呢?”“这个——”那位父亲的脸一下就红了,叩头回答说:“我有一个毛病,就是饭后爱玩一下六博,结果输了五十文。”六博是中国最早的一种赌博方式,早在西周时期就有了,汉代时已经在社会上十分流行。

      问完父亲,卓茂又把儿子叫到跟前,问他:“吃过饭了吗?”儿子回答:“已经吃过了。”问:“一百文钱用去了多少呀?”回答:“只用去了二十文,还剩下八十文。”又问:“你为什么这么俭省呢?”回答说:“饭只要吃饱就行了,用不着多花钱呀。”

      卓茂转身对那位父亲说:“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凡是爱赌博的人,必定懒惰,你儿子做木匠,收入能有多少呀?想必不足以应付你的需求吧,并不是他的不孝呀!你如果恨他不能满足你的需求而控告他,那么做你的儿子也就太为难了。”

      父亲争辩说:“不是啊老爷,我的儿子确实是不守本分,喜欢游荡,状告他是出于不得已啊。”

      卓茂说:“凡是好游荡的人,花销必大。现在你的儿子吃一顿饭只用去了二十文钱,而你却只剩下了二十文,你平日里的花费可想而知。你的儿子只是一名木匠,整日必定忙碌不停,所挣供不上你的花费,从哪一点能看出来他不守本分呢?”父亲支支吾吾,无言以对。

      卓茂说:“今天,我即使不惩罚你的欺骗之罪,也应当惩罚你赌博。”这时儿子说:“老爷,求您开恩,就饶过我的老父亲吧。”

      卓茂说:“当着儿子的面给父亲用刑,我不忍心这样做呀,就是你的儿子,也不忍心看你受刑,这不符合政教和风化。你回去后,应当妥善处理好父子的关系,努力做一个好百姓。”

      这个做父亲的极为感动,抱住儿子哭泣起来。随后,父子两人叩头拜谢而去。

      两碗寿春面巧断案

      一天下午,城里有个富太太扯着儿媳刘氏来到县衙,状告儿媳的不孝之罪。

      卓茂刚一发问,富太太就哭诉起来:“卓老爷啊,你不知道,我平常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不是遭受儿媳的冷言冷语,就是吃儿媳的剩菜剩饭。今天是我四十六岁的寿辰,见她买回了鸡鸭鱼肉,我是满心欢喜,还认为她变好了呢。谁曾想,该吃晌午饭了,她却把鸡鸭鱼肉端到自己屋里享用,只给我端来了粉条萝卜菜。大老爷呀,你想想,儿媳如此不孝,我可怎么活呀?望青天大老爷为我做主呀!”

      卓茂听完,皱起了眉头,心想我治理的地方还有如此不孝的儿媳,内心很是自责。于是,就询问儿媳刘氏是怎么回事?谁知这一问不打紧,那刘氏也抽抽搭搭哭了起来。婆媳俩“嗷嗷呜呜”的哭成一片,两旁的衙役无不暗自发笑。

      可卓茂却笑不起来。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此话不虚,一向果断的卓茂也为难了。但看那婆婆,穿得体面,面色红润,一副富态相。再看那媳妇,身材单薄,面带菜色。他思忖片刻,对富太太和善的说:“你儿媳不孝,应该入狱受罚啊。不过,本县身为一方父母,也应负教化不明之责。这样吧,今天是你的寿辰,是个喜日子,打一场官司也不好看。常言说,家和万事兴,本县今天特意为你们备下了两碗寿面,一来为你祝寿,二来愿你们今天能够婆媳和好,三来祝您们今后家庭和睦。你看如何呀?”

      富太太见县官老爷亲自为自己祝寿,觉得脸面光彩,十分得意。没过多久,衙役便端上两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寿面来。卓茂对这俩婆媳说:“你们就不必拘束了,趁热快吃吧。”富太太也不客气,端起来便大口吃起来了。媳妇迟疑了一下,也端碗进餐。

      不料,刚吃完不久,婆媳俩肚子便疼起来了。先是婆婆哇啦一口,呕吐在大堂上,接着媳妇也捧着肚子,呕吐起来,片刻功夫,两人便把中午吃的食物全部倾泻到了大堂之上。卓茂上前查看,只见婆婆吐出来的食物里有鸡鸭鱼肉,而儿媳吐出来的却是粉条萝卜。原来,卓茂让衙役在寿面里放了呕吐药。

      婆婆羞愧难当,面如红布,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卓茂对她说:“这样看来,媳妇应该是对你不差了。”“是,是,媳妇是个孝顺媳妇。”“身为婆婆,理应为媳妇做个好榜样,怎么反而诬陷自己的儿媳呢?这样吧,在这里应向儿媳赔礼道歉才是。”婆婆便当堂向媳妇认了错。

      卓茂说:“按律,应该判你诬陷罪,入狱十天。”这时儿媳忙为婆婆求情说:“俺婆婆已经知道错了,老爷就饶过她吧。”卓茂说:“既然儿媳为你求情,这十天刑狱可以暂且记下,以观后效。只要你回去之后能够与儿媳和睦相处,本官也会不去追究的。”婆婆羞愧难当的说:“是俺错了,今后一定改正。”

      经过这场官司,反倒使婆媳关系好转起来。

      审理绸缎案

      城里一家绸缎庄的伙计张小虎背了两匹绸缎,到超化集去送货,走到半路,天突然下起了雨,张小虎就躲到路边的一座凉棚里避雨,恰巧里面已经有了一位村民在避雨。

      过了一会,雨停了,张小虎背起绸缎就要走,不料那位村民突然上来就要抢这两匹绸缎,并说:“这些本是我的货物。”张小虎不忿,就和他评理,这位村民却怎么也不改口。这时,过路围观的人逐渐多起来,但却不知道支持哪一个好。最后两人只好告到了县衙。

      卓茂问明了两人告状的原委,吩咐衙役:“把这两匹绸缎都打开,这里面肯定有证据,我要仔细检查一下。”

      于是,两匹绸缎就被抖散了,堆放在堂前的席子上,卓茂上前,仔细的审看了一遍。看后,他对两人说:“我已经很仔细地看过了,却找不出丝绸属于谁的证据,这样吧,你们一人一匹,再把绸缎叠起来,我再给你们判断谁是谁非。”

      张小虎和那位村民走上前,开始叠绸缎。小虎手脚麻利,将一匹绸缎很快就叠好了。这时,村民叠着叠着手脚慌乱,汗就下来了。

      卓茂立即喝令把村民带到跟前,对他说:“一看就知道你要抢夺别人的绸缎,还有什么话说?”

      村民只好磕头服罪。随后,卓茂把这位村民从轻责罚,教育后就释放了。

      “丢马还马”的传说

      卓茂被征召到丞相府时,担任府史,侍奉丞相孔光,孔光称他为人诚实、厚道。

      有一次外出,有人忽然拦住他的马车,指着卓茂的马说:“你骑的马是我丢的马。”卓茂十分诧异,问道:“你的马什么时候丢的?”那人说:“一个多月了。”卓茂想,这马我已用了好几年了,心里知道对方肯定是认错了。但他还是把马从车上卸下来,送给对方,临走时,回头对那人说:“如果您发觉不是自己的马,劳您的大驾,请到丞相府把马还给我。”然后,自己拉着车子回了府。

      之后不久,失马的人在别处找到了自己的马,于是到丞相府,把马还给了卓茂,并叩头谢罪,卓茂也毫不怪罪。卓茂生性不喜与人争执,竟到了如此程度。

      “蝗不入密”的故事

      卓茂初到密县任县令时,废旧立新,更新吏治,但同行们都暗暗讥笑他,毗邻各县的人都嘲讽卓茂无能。为此,河南郡守也认为卓茂能力不济,特为密县增派了一个守令。卓茂不惧流言和上司的不信任,坚持己见,几年后,密县迎风招展大大好转,出现了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良好风气。

      汉平帝时,密县出现了蝗灾,蝗虫遮天蔽日,所到之处,草木无存,河南郡20多个县都受到蝗虫的严重侵害。卓茂事先了解到这一蝗灾即将到来时,不信神,不信鬼,号召全县人民利用各种办法,大力灭蝗,这样蝗虫没有给密县造成大的灾害。当时,他的上司发现各地蝗灾如此严重,可唯独密县未受其害,十分诧异,就将这一情况上报河南郡太守,太守也不相信,就亲自到密县察看实情。到密县后,郡太守果然见密县未受蝗灾,人民生活安定,秩序良好,方深以为信。当时人们认为蝗虫是神虫,所到之处无一人敢扑打,蝗虫之所以没给密县造成灾害,是卓茂的所作所为感动了上神,而不知是卓茂以民计为先,不计个人得失,不怕得罪鬼神,灭蝗抗灾所取得的成效。

      历经两汉,卓太傅因德封侯

      王莽当权后,设立大司农六部丞,掌管农牧桑蚕的事情,卓茂被提升为京都丞。公元8年,王莽篡汉称帝,卓茂称病辞职回家。公元23年,刘玄称帝,任命卓茂为侍中祭酒。王莽政权被推翻,他跟从刘玄到了长安。看到刘玄生活腐化,杀戮功臣,大封同姓,政治混乱,觉事不可为,借口年老,请示退职,返回故里。

      公元25年,光武帝刘秀登基后,留心文学,重用高节之士。他首先访求卓茂。卓茂到洛阳晋见皇帝,刘秀下诏书宣布:“前密县令卓茂,洁身自好。坚守晚节,不屈从于王莽,能做到一般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受到天下人的敬仰,像这样的人,理应受到国家的最高奖赏。”于是任命卓茂为太傅,封褒德侯,食邑二千户,赐给他几、杖、车、马、单夹衣服,絮棉五百斤。建武四年(公元28年),卓茂辞世,光武帝刘秀身穿素服亲自为其送葬。

      后人念之,重修卓君庙

      密人祭祀的官吏,最早的就是汉代的卓茂,可以说,卓茂就是密邑古代县官的标杆,受到历代县官的尊崇,其高风亮节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密邑官吏和广大人民。

      东汉时,密县人民在县城大隗东门外修建了卓茂衣冠冢和卓茂祠,又称卓君庙,历代祭祀修葺不绝,史书中多有记载,并在多次毁祠中得以保存。《后汉书·王涣传》记载:“桓帝毁诸旁祀,诏密县存卓茂庙。”汉桓帝时,规范祀典,各地祠堂被毁无数,特意留下了密县卓茂、洛阳王涣两座祠堂。

      隋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密县县治从大隗迁到法桥堡城,新上任的县令仍要奔赴到三十里外的大隗镇祭祀卓茂。直到九百多年后的明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知县郑濂为了便于祭祀,在县城东北隅重建卓君庙。

      清顺治十四年(公元1567年)重修卓君庙,明崇祯举人江苏沛人翁深撰文《重修卓君庙碑记》曰:密城内东北隅,有卓君庙,盖汉太傅卓子康旧祠也。子康,曾为密令,称循吏,密人思之,故祠之,宜也。岁久罹兵燹,庙毁。富平李君来令密。考邑乘,修废典,不旁募士民,独出其俸余鼎新之。君子曰:李君可谓通经博古,事鬼不淫者矣。《礼》,士大夫之飨祀者有二,里居以高洁盛德,惠泽桑梓者,则祀之于其乡。服官能使教化大行,著异政,捍灾患者,则祀之于其筮仕之郡县外。是非则诬,狄怀英黜淫祀以千计,特存四家,江南韪之。

      今《汉史》载:子康,新莽时托病去官者十五六年。建武初,征为太傅,封褒德侯,节可谓高矣。乡人误认其马,辄不较;虽学近黄老,然亦人所难者;密人讼其长吏,不绳以大法,而譬之以人情,其人惭悔去,教化大行;蝗起河南诸郡国,独不入密境。岂非谓著异政、捍灾患者耶?夫如是,有何忒于飨祀也耶?余又尝读《汉史》,自宣帝严二千石之选,综核名实,得人为盛,然以武健从事,往往失之过察,卓以长者之意矫之,不特惠密,亦以救汉治之衰也。如此则凡为守令者,皆当于此乎取则焉?又何疑于李君之追崇之也。或曰:何不书太傅,书褒德侯,而必书君?曰:太傅,天子之上公;褒德者,朝廷之大爵;非密人之所敢私也,且其为密令时,无此官,无此封也。密人亦祀密之君而已。故曰:宜也。嗟乎!卓君往矣,自汉迄今,凡两千年,密之人犹君之,密之令犹追崇之,密可谓不负卓君哉!然皆自卓君不负密始也。后之君于密者,其亦有感于斯举也乎!丁酉十月书。

      明崇祯举人江苏沛人翁深撰文(原载清嘉庆二十二年《密县志·卷七·建置志》)

      重修卓君庙新建瑞春书院合记

      传有合而记无合,何也?传者传其人,其人类,故可以合;记者记其事,其事不类,故不可以合也。然则事若相类,固无妨,与比而合矣。余于卓君庙与瑞春书院是也。

      卓君者,汉密令也。史称其习诗礼及历算,究极师法,称为通儒。其令密也,视人如子,煦若春和;其敷治也,教化大行,浏若清风。密人之德君也深,故禋祀至于今不废。然而,殿堂圮毁,瓦桷倾颓,无以崇庙貌而肃观瞻。癸巳孟夏,余莅此邑,谒君庙而心戚焉。因思,所以新厥庙者,而士庶民曹犹能追念旧德,乐捐助以既厥成。盖越甲午初冬而庙已焕然改观也。而余建书院之心亦遂怦然动矣。

      夫密地非无书院,然近市嚣尘,房屋湫隘,不若庙中之幽邃,旷远城市而山林也。今使学者讲贯啸歌于卓君之侧,即俨然有名师在而胸次洒落,俯仰与寸心俱远。其进学也,宁有方乎!买地于庙之后院,辟为讲堂,而定庙之前后东西房为读书室。时讲堂已植基矣,命余次子人凤往视之,复曰:斯庙东偏,地高而爽,似较庙后为佳。吾亲盍再观焉?余往而遍览其地,果然,遂更买地与卓君庙为比连。其外墙左右前后方圆若一。计上下堂宇、东西厢及大门房、斋厨凡二十有五间。以孟冬启宇至仲冬尽而院成,颜之曰:《瑞春书院》。是院也,经始之日,教谕张君可象,亲见其有瑞气。而地居城之东偏,东方者春,春之为言蠢也。

      凡学圣人之道者,真积力久,则待雨化沐浴至教,如坐春风。学之日进无疆,不有如草木欣欣向荣而生生不已者乎!大哉乾元,万物所以资始,而不知其通四序之令,一年贯之也。也则春之为义,即学之所以成始而成终也。矧将来发祥尤将于斯地徵美瑞哉!是院方作,天气常晴,既成,而冬雪四降,越春,又缠绵大雨雪。昌黎云:瑞雪跌降,来年必丰。

      余年斯言,深期五谷丰盈,人民乐业,得以肆志于诗书,而使密地家弦户诵,孝友姻睦,其瑞应孰大。于是,即何嫌侈言发祥,而信为此日之有明徵哉!是役也,方勷义举,则有待封文林郎陈大敬,盐大使周彬如,训导赵执桓,贡生张居东、李梦题,监生裴绍灏、韩坮、王津、冉襟嵩、皇甫彬、陈从吉、孟坪与民郭旺其人;其舍麦苗,贻我土坯,则有监生李长林其人;其冒风寒以课兴作,则有廪生韩坤,监生程良,痒生张凤翱、陈建勋、徐钧其人,是皆可嘉也。院成,改旧院为《育婴堂》,俾学者知保赤之义。卓君其有灵乎!此都之人可与式谷抑,且长明禋以弗替矣。时余长子人龙三子人麒北上公车同至,因命人龙书余言以勒兹石。

      欶授文林郎知密县事加一级永春邱景云撰文

      男人龙书丹

      密县石匠王永基刻立

      乾隆四十年岁次乙未二月上浣吉旦

      功勋卓著,后汉立传

      南朝宋史学家、文学家范晔在《后汉书》专门为卓茂立传,原文如下:

      卓茂,字子康,南阳宛人也。父祖皆至郡守。茂,元帝时学于长安,事博士江生,习《诗》、《礼》及历算。究极师法,称为通儒。性宽仁恭爱。乡党故旧,虽行能与茂不同,而皆爱慕欣欣焉。

      初辟丞相府史,事孔光,光称为长者。时尝出行,有人认其马。茂问曰:“子亡马几何时?”

      对曰:“月余日矣。”

      茂有马数年,心知其谬,默解与之,挽车而去,顾曰:“若非公马,幸至丞相府归我。”他日,马主别得亡者,乃诣府送马,叩头谢之。茂性不好争如此。

      后以儒术举为侍郎,给事黄门,迁密令。劳心谆谆,视人如子,举善而教,口无恶言,吏人亲爱而不忍欺之。人尝有言亭长受其米肉遗者,茂辟左右问之曰:“亭长为从汝求乎?为汝有事嘱之而受乎?”

      人曰:“往遗之耳。”

      茂曰:“遗之而受,何故言邪?”

      人曰:“窃闻贤明之君,使人不畏吏,吏不取人。今我畏吏,是以遗之,吏既卒受,故来言耳。”

      茂曰:“汝为敝人矣。凡人所以贵于禽兽者,以有仁爱,知相敬事也。今邻里长老尚致馈遗,此乃人道所以相亲,况吏与民乎?吏顾不当乘威力强请求耳。凡人之生,群居杂处,故有经纪礼仪以相交接。汝浊不欲修之,宁能高飞远走,不在人间邪?亭长素善吏,岁时遗之,礼也。”

      人曰:“苟如此,律何故禁之?”

      茂笑曰:“律设大法,礼顺人情。今我以礼教汝,汝必无怨恶;以律治汝,何所措其手足乎?一门之内,小者可论,大者可杀也。且归念之!”

      于是人纳其训,吏怀其恩。初,茂到县,有所废置,吏人笑之,邻城闻者皆嗤其不能。河南郡为置守令,茂不能嫌,理事自若。数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遗。平帝时,天下大蝗,河南二十余县皆被其灾,独不入密县界。督邮言之,太守不信,自出案行,见乃服焉。

      是时,王莽秉政,置大司农六部丞,劝课农桑。迁茂为京部丞,密人老少皆涕泣随送。及莽居摄,以病免归郡,常为门下掾祭酒,不肯作职吏。

      更始立,以茂为侍中祭酒,从至长安,知更始政乱,以年老乞骸骨归。

      时,光武初即位,先访求茂,茂诣河阳谒见。乃下诏曰:“前密令卓茂,束身自修,执节淳固,诚能为人所不能为。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故武王诛纣,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今以茂为太傅,封褒德侯,食邑二千户,赐几杖、车马,衣一袭,絮五百斤。”复以茂长子戎为太中大夫,次子崇为中郎,给事黄门。建武四年,薨,赐棺椁冢地,车驾素服亲临送葬。

      子崇嗣,徙封泛乡侯,官至大司农。崇卒,子棽嗣。棽卒,子䜣嗣。䜣卒,子隆嗣。永元十五年,隆卒,无子,国除。

      初,茂与同县孔休、陈留蔡勋、安众刘宣、楚国龚胜、上党鲍宣六人同志,不仕王莽时,并名重当时。休字子泉,哀帝初,守新都令。后王莽秉权,休去官归家。及莽篡位,遣使赍玄纁、束帛,请为国师,遂欧血托病,杜门自绝。光武即位,求休、勋子孙,赐谷以旌显之。刘宣字子高,安众侯崇之从弟,知王莽当篡,乃变名姓,抱经书隐避林薮。建武初乃出,光武以宣袭封安众侯。擢龚胜子赐为上谷太守。胜、鲍宣事在《前书》。勋事在玄孙邕传。

      论曰:建武之初,雄豪方扰,虓呼者连响,婴城者相望,斯固倥偬不暇给之日。卓茂断断小宰,无它庸能,时已七十余矣,而首加聘命,优辞重礼,其与周、燕之君表闾立馆何异哉?于是蕴愤归道之宾,越关阻,捐宗族,以排金门者众矣。夫厚性宽中近于仁,犯而不校邻于恕,率斯道也,怨悔曷其至乎!(原载《后汉书·卷五十五》)

      《资治通鉴》对卓茂的记载

      初,宛人卓茂,宽仁恭爱,恬荡乐道,雅实不为华貌,行己在于清浊之间,自束发至白首,未尝与人有争竞,乡党故旧,虽行能与茂不同,而皆爱慕欣欣焉。哀、平间为密令,视民如子,举善而教,口无恶言,吏民亲爱,不忍欺之。民尝有言亭长受其米肉遗者,茂曰:“亭长为从汝求乎,为汝有事嘱之而受乎,将平居自以恩意遗之乎?”

      民曰:“往遗之耳。”

      茂曰:“遗之而受,何故言邪?”

      民曰:“窃闻贤明之君,使民不畏吏,吏不取民。今我畏吏,是以遗之;吏既卒受,故来言耳。”

      茂曰:“汝为敝民矣!凡人所以群居不乱,异于禽兽者,以有仁爱礼义,知相敬事也。汝独不欲修之,宁能高飞远走,不在人间邪!吏顾不当乘威力强请求耳。亭长素善吏,岁时遗之,礼也。”

      民曰:“苟如此,律何故禁之?”

      茂笑曰:“律设大法,礼顺人情。今我以礼教汝,汝必无怨恶;以律治汝,汝何所措其手足乎!一门之内,小者可论,大者可杀也。且归念之!”

      初,茂到县,有所废置,吏民笑之,邻城闻者皆蚩其不能。河南郡为置守令;茂不为嫌,治事自若。数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遗;迁京部丞,密人老少皆涕泣随送。及王莽居摄,以病免归。上即位,先访求茂,茂时年七十余。甲申,诏曰:“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今以茂为太傅,封褒德侯。”

      臣光曰:孔子称“举善而教不能则劝。”是以舜举皋陶,汤举伊尹,而不仁者远,有德故也。光武即位之初,群雄竞逐,四海鼎沸,彼摧坚陷敌之人,权略诡辩之士,方见重于世,而独能取忠厚之臣,旌循良之吏,拔于草莱之中,实诸群公之首,宜其光复旧物,享祚久长,盖由知所先务而得其本原故也。(原载《资治通鉴·四十卷》)

      清王夫之对卓茂评价

      王夫之(公元1619-1692年),明末清初之际思想家、史学家、学者。他在《读通鉴论·光武》中对卓茂这样评价:

      效卓茂之为,可以化今之人乎?曰:何为其不可也。效卓茂之为,遂可以化人乎?曰:何为其可也。所以然者何也?素履无咎,居心无伪,而抑于大节不失焉,则行之也,和顺而无矫物之情,笃实而不期功名之立,动之以天而物弗能违矣。非然,则严诩之以乱颍川者,所谓“乡原德之贼也”。王莽之当国,上下相率以伪,效茂之迹以夸德化者,非直一严诩也;莽皆乐推之以诱天下,彼亦乐附莽而成其利达。莽居摄而茂以病免,名不照于当时,而莽无求焉。自拔于流俗,而居约以自汙,敦实行而远虚名,茂自此远矣。

      且其谕部民之言曰:“人所以群居不乱异于禽兽者,以有仁爱礼义,知相敬事也。”扩愚贱之昏瞀,而示以天理流行之实,夫岂托迹宽仁以干誉者之所能及此乎?茂唯有此,虽无皦皦之名,而志终不降;虽违物情之顺,而不爽天性之贞。自非然者,恭而谄,宽而弛,朴而鄙,无得于心,不全其大,徒饰为从容平易之容,石建以之猎显名厚实,而不保其子之令终。天不可罔,人固不可重欺也。故欲学茂者,无但求之事为之迹也。

      汉太傅卓茂之碑

      李铁城,笔名李若素,现任河南省文史馆馆员,闻听密邑汉之令长卓茂事迹,甚为感动,特撰书《汉太傅卓茂之碑》,现立于密县县衙萧曹祠院内,原文如下:

      卓茂者,字子廉,汉宛人也。东汉光武帝即位,以茂为太傅,封褒德侯,食邑两千户,并以高爵封其二子。薨,帝车驾素服送葬,可谓生前位极人臣,殁后备极哀荣,两千年来褒誉于史册,享祀于民间。“后汉书”、“资治通鉴”中皆以“宽仁恭爱”四字论之。

      察其生平,为丞相府吏时,途中人误认其马为己马,茂不辨诬而予之,后彼获己马而诣茂叩谢。哀、平二帝时为密令,其间,有人告亭长受礼,茂为其辨明是非,不可将人情正常往来视为受贿。上任后多有兴废,人初笑之,茂不为所动,坚持不懈,数年后道不拾遗,教化大行,升迁时,民涕泣送行,甚至有蝗不入境之说。可见,人望之高。

      所谓“宽仁恭爱”者,乃慈爱待人,宽容厚道,谦卑敬慎也,此等人易流为“乡愿”,是非混淆,随波逐流,故孔子曰:“乡愿,德之贼也。”,然茂则不然,平日既能忍屈俯人,亦能谆谆善诱,以德化人,更能避仕隐退,不附新莽,对汉忠贞不二,更始帝时虽官高禄厚,却急流勇退,不附浊流,临大事守义有则。故光武中兴,崇以三公,千秋后世,仰怀德风,名冠古今,岂不宜哉!


内容页面Content
联系方式Contact
地 址:河南·新密市开阳路南段
老城新密古城县衙景区
邮 编:452370 咨询热线:037169891989 服务投拆:037169891989 微信公众号:mixianxianya 邮 箱:mixianxianya@qq.com
返回顶部